进京记
出发地点:未关联 北京 怀柔 百花园 游记 同行人数:0人
文章类型:游记 出游时间:未添加 人均费用:0元
出游类型:自助游 享受级别:体验生活,苦中带乐 爱自由旅游网自游人 (VIP) 提供
交通工具:火车为主 目的景点:北京 怀柔 唐古城遗址 居庸关 七孔桥 中国长城博物馆 山林民俗度假村 朝阳公园 首都机场 琉璃厂 天桥 颐和园 圆明园遗址公园 中华民族博物馆 恭王府 景山公园 什刹海 北海公园 故宫 首都博物馆 天安门 天安门广场 中国历史博物馆 钟楼 百花园 长廊 长廊 佛香阁 昆明湖 十七孔桥 智慧海 西洋楼 同乐园 恭王府花园 金水桥 珍妃井
文章地址:    复制网址    搜索游记攻略    收藏    打印
进京记

去年12月份那会儿,天气预报一直在唱“北京大雪”云云。从没去过北京的我听得热血HUI腾,收拾起行囊,兴冲冲地奔京城而去。

12月26日  星期三
说来没人相信,要在北京找家豆汁店有多难。从到北京的第一天,我就嚷嚷着要去喝豆汁,都以为是那种多得遍地开花的早点摊呢。结果问了多少人,直到最后一天,在天安门看过升旗仪式后,问了一个大清早起来放风筝的北京老头,才摸索到磁器口十字路口东南角的“锦馨豆汁店”。
生意不错,焦圈都卖完了。靠门口坐一女孩,双手捧着豆汁碗,就着咸菜小口小口地啜,一脸满足状。来买豆汁的人络绎不绝,有北京大妈拎着大型保温筒来盛的。看得我心痒难禁,上来碗豆汁,淡绿色的液体,泛着白沫,闻着没什么味。急吼吼地喝了一大口,差点全吐出来,我的天,胃里的酸水味道也不过如此吧!接下去的时间里,我们开始吃羊杂汤,芝麻饼,咸菜,麻花……神农尝百草似的,凡是店里能买到的东西都吃遍了,结果什么都吃不完。一对老夫妇不住地朝我们打量,心里大概直叹现在的年轻人……嘿嘿。
吃饱喝足(不饱不足)去秀水街“血拼”(SHOPPING)。买东西没什么好罗嗦的,乐趣在于过程而非结局。牢记在秀水街讨价还价的秘诀是  ―“对折、对折、去零头”。For  example:开价180,40块搞定!
下午在琉璃厂西街买烤红薯吃,俩老外刚走,问老板你卖老外多少钱一斤?他拈指微笑道:“收他们10块钱一个,不算多呀。”听者大笑。

12月25日  星期二
上小学的时候,听北京出差归来的父亲念打油诗曰:“啊,长城,我们伟大中华民族的象征,真TMD的长!”长大了读别人写长城的文章,被一句“雄关漫道真如铁”给镇住了。于是撇开八达岭和居庸关,独要去这怀柔的慕田峪。
去怀柔的小巴上坐的全是地道的北京人,拎两小挎包,回娘家探亲似的。混迹其间,怀里揣着从车站小卖铺买来热乎乎的橙汁,乐呵呵地以袭人自居,可惜没有宝玉骑马来探,只有包得严严实实的售票员来卖票。
车子开出北京,不再有高大灰色的建筑遮挡视线,道路两旁出现大片的防护林。日正当中,太阳远远的在白桦林间忽隐忽现,金色的光芒被分割的支离细碎,温暖的光影,轻柔地在人们的脸上身上跳跃。
到达长城已经下午二点多。验完票进站,我巴巴地等他们把票还我,验票的大婶说:“你要报销啊,上售票处开票不就完了!”我说我要留作纪念,引来大婶一阵爽朗的笑声。
爬了约莫半个小时山,其间所见之景和寻常山头并无二致,尽是石阶和生锈的铁栏杆。我越爬越生气,想不通这就叫登长城?又继续了十来分钟,抬头一看,但见彩旗迎风招展,乌压压的城墙宛若长蛇一般,匍匐蜿蜒在崇山峻岭之巅,方才的恶气登时散尽。
那天去的巧了,长城上下,除了工作人员就只我们两个游人。照例先大拍一通照片,然后四下看看,遥遥指定一座嘹望台,说好爬到那儿就折返。
地起先是平的,随着地势依山势起伏,越来越难走。平地变为台阶,高低不平,宽窄不一。栏杆不知什么时候也没有了,挨着墙走。这时不能往后看,一看那几乎成90度直角的地势,简直双脚发软。遇到险处手脚并用,种种狼狈不一而足。
渐行渐远,累了停下来看风景。此时长城内外再无旁人,四野静寂无声,不说话,不忍心打破这样美好的沉默。风吹过,遍山林木哗哗作响。
一直爬到无可再爬  –  被栅栏和铁丝网拦住了去路  --  钻出嘹望台,太阳已经下山,将暮未暮的黄昏里,长城的轮廓较之先前夕阳西下时的雄浑壮美,显出另一种亘古不变的苍凉来。天色愈发暗了。
坐滑道下山。恩哼(咳嗽两声),列位看官注意,是“滑道”不是索道。铝合金露天管道,塑料滑车,一根扳手,“往前推就快,往后拉就停,转弯时身体随之倾斜。”管理员的介绍听的我心惊胆颤:才离虎穴又入狼窝?!朋友却是眉开眼笑、跃跃欲试。我死活要了辆双人滑车,想怎么也得黄泉路上找个伴啊。坐上去之前,我再次求证“以前有死过人吗?”管理员哈哈大笑,朋友无地自容。乌拉一声,下山去者!
如同一切喜剧的结局,到了山底只连声懊恼“刚才再快一点就好了”。

12月24日  星期一
两年前,听来过北京的朋友说起恭王府里有块太湖石,千里迢迢从江南拉到北京,发现门小石头大,于是把门给拆了。自此后大清国运一落千丈,石头的主人也跟着倒霉,因此叫做“败家石”。我听她说的有趣,所以一定要来恭王府看看。园里正好有几个旅行团同时参观,我们两个散兵游勇便跟着瞎蹭。可恨一香港导游,哇啦哇啦大讲鸟语,嗓门奇响,其他导游的声音都被盖过了,我们只好远远逃开。没看见“败家石”,回来问朋友,她说:“咦,是在颐和园啊!”
出了恭王府,门口有人招徕胡同游。导游兼三轮车夫拉着我们在什刹海附近的胡同里转悠,告诉我们什么是门当,什么是门墩(门当户对由此而来),怎样识别这家是文官还是武官。导游不无羡慕地说起“现在兹要是自家有四合院的都发财了。”怎么说?“北京外地人多呀,在院里搭几个棚,就能租出去,一间一个月好几百呢!”我失落地打量那些杂乱无章横七竖八的大杂院,《城南旧事》里那美丽的四合院上哪去了?
《大腕》正在热映,电影院无一不是爆满。到处是情侣和鲜花,让人开始感觉到圣诞夜的气氛。从首都电影院出来,站在车水马龙的长安街边,听钟楼不紧不慢地敲完七点,颇有今夕不知是何夕之感。
经过一对不欢而散的男女,女孩刚才还一脸决绝,男孩掉头而去,便止不住地掉眼泪。走过好远我又回头去看,男孩早已转身追上来,正递纸巾给女友。我不禁微笑:到底是平安夜!广场上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头戴圣诞帽嘻嘻哈哈与我们擦身而过,忍不住也去买了一顶戴上,溶入这异地的欢乐海洋中去。
在全聚德吃罢晚饭  --  哪有180块一斤的烤鸭,还什么“放嘴里就化了”,李金斗吹牛呐!不过味道比上海的全聚德好点(估计是心理作用)  --  驱车去三里屯。
出租车沿着长安街往东,再往北。一路夜色深沉,过了朝阳工体,出租车、私家车渐渐多起来。进三里屯的路简直象是大伙儿排队洗车。等的当儿,只见窗外灯红酒绿,俊男倩女相携穿梭不停,不禁松口气:差点儿以为北京无美女,原来在这哪!
下车步行,半空里横贯着一根根灯管彩虹,树上挂着无数亮晶晶的小灯泡。人流汹涌,南来北往说什么话的都有,就是没见几个老外。奇怪,今天不是他们的“春节”吗?一想,噢,洋人们思乡心切回家过年去了,国人一腔热情无以排遣,只好在此“借酒消愁”。
酒吧一个挨着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酒保们卖力地在门口拉客,路边堆满了纸箱子,音响微波炉之类的,都是用来抽奖的奖品。门票100块/人,“赠送”一杯饮料。临街一色的落地玻璃窗,幽暗的室内看不清面目的男男女女挤作一团,家家爆满。酒保吆喝起来更加不遗余力:“还有两个位子不要就没啦,再往前都满啦……”有人心动买票入场,门一开,乐队声嘶力竭的吼声、鼓声、乐声潮水般涌出来,仿佛要掀翻屋顶。
进去,还是不进去?这是个问题。

12月23日  星期日
一早坐地铁到西直门,换车去颐和园
颐和园共有五个门,建议从北宫门进,一路高开低走,渐入佳境。过苏州街、香岩宗印阁、智慧海,便到了最高点佛香阁。从佛香阁俯瞰整个昆明湖,阳光明媚,视野开阔,令人胸襟为之一荡。若不是湖面结冰,感觉便象是到了江南一般。
佛香阁往下两排长廊,背光,人在廊上慢慢地走来,身上全是栏杆的影子。我看的心中欢喜(就象香菱进了园子,样样都是好的),忍不住哼起曲子来:“艳阳天,艳阳天,桃花似火柳如烟……”朋友听的有趣,我笑着念台词:“皇上可是天地一家春了!”
昆明湖畔有玉石砌就的栏杆,如果夏天,尤其傍晚时分,坐看碧波万顷,垂柳依依,神仙生活亦不过如此罢。
走在我们后面的爷爷奶奶带着小孙女,孙女吵着闹着也要学人去冰上玩。奶奶吓唬她:“那些人都是不要命的!”小女孩冲口而出:“我也不要!”。从昆明湖东侧找了个缺口下去,一直走到十七孔桥上岸。先还小心翼翼地怕冰裂了,越往中间走胆子便越大起来。在湖面飞奔,兴奋地大叫,累了,就一屁股坐倒在冰上,仿佛回到了愉快的童年。
圆明园的收费极不合理,门票15元/人,到了西洋楼(就是电视里常见的那堆石头)又要收15元。我们不由大大地生气,一时顽心大发决定翻墙进去。这是我生平第二次干这勾当  ―  上回是在家附近的小花园,翻进去以后才发现铁门根本就没锁  ―  到底作贼心虚,动作不免拖泥带水,爬到栏杆上衣服居然给挂住了!朋友们拍了张照片:我在栏杆顶上成骑虎难下之势,右边赫然一块告示牌:“为了您的安全请勿攀越。”
早年看琼瑶剧《哑妻》,记住了男女主角雪天在圆明园迷宫嬉戏的镜头。迷宫中央有凉亭,“中秋之夜皇上和嫔妃在亭中纳凉赏月,命宫女手持黄色莲花灯在迷宫中穿行,先找到出口者可得分赏。”皇帝老儿很会营造情趣嘛!
不觉天已黄昏,夕阳西下,照着偌大一片废墟。石头们不说话,早就伤够了心罢,如今安安静静地伏在杂草丛中,看日升月落,秋去春来,也不失为一种归宿。
取道去清华。清华园里有一块梁思成设计、陈寅恪题写、纪念王国维的“三绝碑”。如此重量级的文物,想来应该无人不知。在校园里捉住七八个学生,均一脸茫然。快要放弃的时候,遇到一个学究气的人说:“就在荷塘边上。”他顺手一指,我们便如领圣旨地寻将过去,走遍冰冻三尺的荷塘,只见“寒塘渡鹤影”的萧瑟景象,哪里有什么三绝碑?又冷又累又饿,没有力气再找下去,天也太晚了,只得抱憾离去。
晚饭在长安街“东来顺”,吃涮羊肉的老字号。味道也就一般,好处是分量足,羊肉没有膻味。斜对面坐了两对男女,女孩子是到北京两天以来看到最漂亮的。可惜化妆痕迹过重,衣服时髦有余端庄不足,加上两名男子操外地口音,颇有“傍大款”之嫌。
吃得热腾腾地出门,被凛冽的寒风一刮,人顿时打了个激灵。夜晚的长安街,虽然华灯闪烁,却空旷得有如荒野,两边的高楼无论如何抵挡不住刺骨的寒风在直阔的大道上呼号肆虐。被风吹的有点不辨方向,问了几次路,都说我们走反了。虽然心存疑惑,可惜我的方向感是有名的差,即便反驳也不被采纳,只好依言咬牙而行。居然走到了火车站!两个人几乎冻僵了,气急败坏地拦辆出租回宾馆。
头两天的行程排得太满,一直在不停地走,兼喝了数不清的冷风,加上这一折腾,仿佛所有的疲倦都涌上来,浑身散了架似的。回到宾馆倒头就睡,甚至来不及做梦。

12月22日  星期六
七点醒来,窗外是辽阔的平原,稀落的树木,一派冬日里肃杀的北国风光。
八点准时到站,心惊胆战地走出温暖的车厢。早晨的空气固然有些清寒,手套围巾却大可不用。我们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就是传说中北京的冬天?!”宾馆在建国门外大街挺近,从火车站走过去大概十来分钟,领教了北京冬天的厉害。跟上海不一样,北京是干冷。风吹久了,脸跟手冻得生疼。
扔了行李直奔天安门。自打出了几次自焚事件,朋友们爱开玩笑说要带了雪孔由天安门广场上溜达。广场上的确加强了警戒,军大衣的身影随处可见。
穿过金水桥后的几道门,便是紫禁城了。煌煌大国气象固然不减当年,但作为中国最大也最具价值的博物馆,在日常维护方面未免太漫不经心了:室内陈设蒙尘纳垢,毡垫罗帐残破不堪,珍宝器皿暗淡无光……管理者们大概想给远道而来的中外游客留下这样的印象:“了不得,原来连故宫里的灰尘都是文物呢!”工作人员们闲极无事,手笼在袖子里讨论年终奖金。故宫一如它的历史,蹒跚而臃肿,老迈得走不动步子。
看了“珍妃井”,只奇怪那样小的井口居然能塞得下一个人,或许珍妃格外地瘦?大概她还来不及淹死,早在太监们死命推搡时香消玉陨了……原谅我杀风景的想象力。读过些关于戊戌变法的考据文章,记得有一篇说珍妃并非人们以为的那样贤良淑德,她不见宠于慈禧据说源于挥霍无度。宫中嫔妃每月的例银不够用,便使出挪用、借贷、变卖等等手段,以至最后触怒慈禧,连光绪也无法为其开脱。历史原非人们的一相情愿,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现在翻案文章这样热了。
下午五点多,坐在景山顶上的万春亭,看紫禁城内外数千间宫院,静静地浸没在落日的余晖里,仿佛一首大气磅礴的交响乐奏到尾声,黄金般绚烂至极,又无尽的绝望苍凉。
北海公园的KFC里啜着热橙汁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很暗了,落地窗外结冰的湖,反衬出店内分外温暖。前后左右坐了一对对情侣,听来听去,原来全国人民谈恋爱时的话题大同小异,无非是地道的京腔京调,平添几分趣味罢了。
不用去王府井,我也猜到就是上海的南京路  –“给外地人看的”。看了之后发现更象几年前的上海,满大街没有特色的“特色商店”。北京城市的特点就是“大”,空间仿佛多的用不完。建筑之间互不相干,与其说逛街倒更象在赶路。不比上海,房子一幢挨着一幢,唇齿相依、情意绵绵。

12月21日  星期五
提前一小时下班去火车站,平时这段路打的只要10分钟,那天因为周末竟然整整走了三刻钟。江宁路堵得日月无光,为了怎么抄近道,我们几乎和司机吵起来。司机给逼得惨叫:“你们急我也急呀。我一急么,应该哪能走啊勿晓得了!”七拐八绕开到恒丰路,离发车时间只剩十分钟了!我们再也按捺不住,匆匆结帐,拉开车门就跑。途中共计:翻越一座天桥,穿过火车站广场,冲进候车大厅,亡命奔上T14次。看表,18点差4分。两个人跌坐在铺位上气喘如牛,这才觉得胸口剧痛,唇干舌燥,手脚乏力……在左邻右舍的诧异眼神中,一声长鸣,火车缓缓启动了。

……

在北京的最后一天思乡情切  ―  想着晚上就可以回到上海温暖可爱的的家,却忘记此刻仍呆在不戴帽子就出不了门的首都,一激动,少穿件毛衣,结果感冒了。那滋味,里里外外被寒气包裹,抖的如风中残叶。在号称与国际接轨的首都机场医护室买药,医生想也不想地给了盒泰诺,说是这儿最好的了。回家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吃流质食物度日。跟朋友们说起,无不笑的要死:雪没看见,自己倒冻病了!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的重感冒好了以后,全国性的流感开始了。  
作者:eky

附加信息:

是否接受网友咨询: 否
是否已聘请导游: 否
是否已向旅行社询问跟团价格: 否

相关图片:

版权说明:

本文章版权仍属原作者或已经支付稿酬的合作媒体所有,如传统媒体需要转载发表,请直接与相关版权持有人联系。本文章由网友提交或转载,页面刊出的作者与原作者的一致性无法确认,如果原作者不愿意将作品在本栏目刊出,或发现有与原作不一致的偏误,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将您的版权信息添加到本文章中,或给予其他的处理。非常感谢您的支持和理解,谢谢!

 
网友评论
 
目前,没有 网友评论 等信息,您可以成为第一个对它发表评论的人
更多文章列表
故宫
经典北京六日游
故地重游——爨底下
踏雪观松静宜园偶记
北京植物园
春游北宫国家森林公园(panyao原创)

目的地相关资讯